ppp
ppp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最新章节目录

正文 第四十四章: 成功的结果和任何做法都不等同 文 / 小木曾孝宏

    “嗯,所以说,那个传言?”稍微拍了拍脸,小木曽前辈把自己脸上的那层有些到有些发紫的程度红晕给拍散了一些,随后向我确认着这个看来让她感到有些意外的消息。

    “那是当然的啊,之前一色还和我提到这件事情呢,话说城廻会长作为一个学生会会长,在这方面的口风也太不谨慎了吧?我多多少少也是在为学生会工作啊,这种事情在没有确定之前怎么可以乱说呢——即使是确定了为了维护我的名誉也不能乱说的吧?”我多少有些抱怨着地发着牢骚——这是当然的,如果不是因为前辈对这件事情表示实在是太震惊了所以直接上门来询问我了,如果她觉得这件事情不好意思向我开口然后把对我的这个偏见默默地隐藏在心里然后影响到了对我的评价的话,那我可就真的是吃亏吃大了啊!

    “呃,那个,我也不算是从会长那里得到这个消息的啦!”前辈有些尴尬地摇了摇头,有些慌张地解释道,“只不过之前,恩,学生会方面关于学园祭的执行委员同学——啊不对,好像是执行委员的助手同学来找我的时候,提到了这一次两校联合的学园祭的重要性,在我拒绝他的参加miss总武高的选举的邀请之后,他似乎有些着急地嘟囔了一句‘有点不顺利啊,学生会那边派去和清泉中学联系的男生和那边的会长关系有些奇怪’之类的不清不楚的话,我觉得这个描述多少和你之前和我说的任务有些像,所以就稍微找和会长关系比较好的女生打听了一下情况——”

    “——所以说小木曽前辈你就是根据这么一个连蛛丝马迹都算不上的情报,找到了这个谣言的源头身上吗?”我不得不佩服一下前辈的,呃这种毅力,“所以我到底应该是感谢前辈你对我的关心才好呢,还是说觉得前辈你扮演我姐姐的角色扮演过度了才好呢?”

    “喂,我刚刚还说了这一点啊,你不能责怪我扮演你姐姐的角色扮演过度的问题的!”前辈不满地晃了晃自己身后的鞭子,“再说了,你看上去也不是挺享受这一点的吗?一直以来在你的结衣姐面前承担照顾人的角色的你,现在有了一个姐姐来照顾你,你应该偷偷发笑去才对啊!”

    “喂,即使是结衣姐,呃——”我很想拿出结衣姐的有力的支援我的例子来反驳小木曽前辈,但是,想到结衣姐的那张笑着的“型,我会给你应援的哦!”的面庞以及其他时候主要是“型,对不起哦!”的道歉的表情,我突然发现自己的声势立刻就弱了下来。

    “是吧?无言以对了吧?”小木曽前辈露出了一个得意的表情。

    可恶,的确没有办法反驳。

    这个时候,我能够做的,也就只能是——强行转移注意力**了,毕竟对方是小木曽前辈,即使是看出了我的这种有些拙劣的尴尬的表现,她也会适时地收手来配合我的吧?

    “恩,话说,前辈,你刚才说的那个什么执行委员的——助手同学,是怎么一回事呢?”

    “啊啦,承认自己还是很喜欢有一个姐姐照顾的感觉的吧?”

    “并不是这样啦,”如果我有一副比较适合卖萌的形象的话,我想我现在一定会睁大眼睛苦苦哀求小木曽前辈的,前辈你可不能不按常理出牌啊,“我只是觉得,那个执行委员的助手同学很可疑啦,执行委员就执行委员好了,为什么还有一个助手这样的人物的存在呢?还有,那个人为什么要让你听到我的这条消息呢,其心可诛啊!”

    嗯,我相信那位可怜的助手同学是完全没有任何恶意的,但是为了转移前辈的注意力,还是让你当一回恶人吧——之后如果有机会见到你的话我会向你道歉的。

    “不会吧?助手同学是不知道你的情况的啊,和也你这样胡乱揣测其他人的想法可是不对的哦,再说,他这么做的意义在哪里呢?”

    “当然是没有意义啊!”我在心里吐槽道,但是我这些话可不能和前辈说出来,自己转移的话题,一定要坚持到最后呢,加油,由比滨和也!

    “恩,也许是前辈的一个仰慕者,然后又误会了我和前辈的关系,然后想让我在前辈这里留下一个不怎么好的印象吧?大概就是这样?”

    ——恩,抱歉,助手同学,把你越描越黑了,我可是真的会道歉的,如果前辈相信这种扯淡的事实的话,我之后也一定会像她澄清的。

    “喂,和也,你这是高估了我的吸引力了,还是高估了你自己的吸引力了啊,”看来,这一回的解释终于成功达到了目的,小木曽前辈不禁有些无奈地笑了出来,“你是觉得你的小木曽雪菜前辈能够做到吸引自己身边的每一位男生——”

    ——嘛,我是这么认为的。

    “——还是说由比滨和也小弟弟觉得你的姐姐一样的小木曽前辈可能会——呃”

    前辈的话戛然而止,她有些吃惊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我是知道小木曽前辈的意思的,我也是知道小木曽前辈那下意识地想当一句半是玩笑一般的话说出来然后又发现自己说这种话有些不妥于是很尴尬地放弃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的。

    像你姐姐一样的小木曽前辈,怎么可能会和你有暧昧的关系呢?

    嘛,这也是理所应当的啊!毕竟是小木曽前辈代替的可是结衣姐的角色呢!

    “没有什么不好说的啊,我也知道前辈是开玩笑的啦!虽然让人觉得有些奇怪吧,但是如果是开玩笑的话,前辈也没有必要在意这些的啊?还是说前辈还是觉得你会喜欢由比滨和也学弟的?”这个时候,就应该由我,用同样是开玩笑的方法回复回去,才是最妙的吧?

    “啊,这个,倒不是——呃,也不是这个意思啦!总而言之,”但是,面对我的这种玩笑一般的圆场,小木曽前辈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回复回来,她依然是多少有些惊慌失措地回复着有些着急的话,“那个,我绝对没有想说和也没有机会什么的,但是我也不是说我就喜欢你什么的了,嗯,那个,你能理解的我的意思的吧?”

    那个,前辈,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啊,我能够理解你的意思的,呃,应该能理解的吧?

    “话说回来,先不说这个,你对那位助手同学的评价是十分不礼貌的,知道了吗?在我面前这么说也没办法了,在其他人面前你可不能乱说话哦!”

    恩,看看什么叫做强行转移注意力**好,这才叫做强行转移话题啊——而且是那种无可争议的转移话题,因为前辈的眼神正死死盯着我,相信如果我的反应不符合她的预期的话那就一定会彻底地悲剧了吧?

    不过我也的确不想在这个有些奇怪的话题里纠缠了,虽然现在是在楼梯的角落里,但是小木曽前辈的知名度还是太高了,前辈的从一开始的满脸通红,到现在的惊慌失措的这些状态,如果被有心人看在眼里,那可是会产生十分不好的影响的啊!

    据说在我入学前的那一年,小木曽前辈身上就有过一些不好的传言,虽然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被化解了,但是如果再产生这种“总武高的学园偶像被一年级的不良少年要挟”之类的传言的话,要平息这种事情可的确需要花费一番工夫了呢!

    “我也没有真的说那位助手同学不好啦!前辈你应该知道我刚才的意思的吧?”所以,我选择了一种最稳妥的方法,为自己之前的行为做了一点小小的弥补。

    “对啊,那位助手同学,看上去应该是一个很努力的人呢,至少我看到他的手指上有些绷带呢,应该是练习乐器留下的那种伤口——”前辈继续说道,然而,她提到的这一点,却让我想起了某一个人。

    很奇怪的“学园祭中的执行委员的助手”的职务,对小木曽前辈参加miss总武高选举的殷切期盼,负责任的男生,手上还有因为练习乐器受伤而产生的绷带。

    啊,是那个家伙啊!

    “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前辈,您知道那位助手同学的姓名吗?恩,只是好奇,觉得可能和我认识的一位前辈有些像。”

    “他没有告诉我他的名字呢!你认识的前辈?你还认识其他三年级的前辈吗?”

    “恩,毕竟在轻音乐同好会里认识几位前辈的啊,我觉得那位助手的前辈,很可能就是北原春希前辈呢!”把这个消息告诉小木曽前辈其实也没什么问题,也就是我的一个小小的怀疑而已,这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恩,北原春希吗?的确你之前提到过,然后在三年级的同学中也有一些名气的,原来助手同学就是他吗?”前辈有些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说道,“不过,我好像记得和也你对他的评价不是很高呢!我觉得是一个很认真,很负责的人啊!”

    “呃,并不是说对他的评价不好啊,就如小木曽前辈说的那样,北原前辈真的是一位很认真,很负责的前辈。但是,在他的身上,我总感觉到一种有些莫名其妙的急迫的感觉就是了,在轻音乐同好会也是这样,所有人都可以很安心地把事情交给他,甚至就是所有人到最后都必须把事情只能交给他,虽然他最后漂亮地完成了交给他的任务,但是这总有一种让人觉得不舒服的感觉。”

    “哦,是这样吗?和也你不会只是因为见到了一个和你的处事原则不相符的前辈所以怨念比较深刻吧?那就不对了吧?”小木曽前辈对于北原前辈的印象看上去倒是不错,一直在试图帮他说话。

    “恩,也许这也是一种天然的偏见吧?”我苦笑着回应道。

    “不过,有的时候和也的感觉也还是很有道理的呢!之后如果有机会遇到北原同学的话,我也稍微多注意一下就好了。”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安慰我,前辈这么说道。

    不过,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她又有些轻笑着地继续补充道:“不过我可不觉得那位北原同学可以解决任何事情呢!你看你的轻音乐同好会的问题,他不是就没有解决吗?他和同好会的会长是好朋友吧?会长拜托了他,但是他依然没有能够让轻音乐同好会登上学园祭的演出舞台吧?”

    呃,好像的确是这样,虽然我早就知道了这个事实,但是这倒是我没有注意到的忽略了北原前辈的一点,我一直在奇怪北原前辈为什么在胸有成竹的情况下没有改变这种状况,但是却没有意识到这个结果本身似乎就粉碎了我对他的那种评价。

    “是这样吧?所以你的那种北原同学神棍一样的论述是站不住脚的吧?”前辈笑眯眯地看着我。

    “嘛,应该是这样没错。”

    “不过,既然说到了这个问题了,和也,”小木曽前辈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虽然我记得之前你的回答是否定的,但是,在不同时候人对于事情的判断,和选择的结果的判断是不一样的,所以,现在,你到底有没有对轻音乐同好会的状况有过自我的愧疚呢?”

    “前辈,你的意思是?”

    “听好了,和也,之前那次,我的表达也是有些含糊不清的,但是,这一次,我也会把我的想法好好地向你传达清楚的,那就是——如果是你的请求的话,我会很愿意代替离开的柳原同学,参加轻音乐同好会的演出的,只要你觉得你对这个同好会有所亏欠,然后希望有所弥补,小木曽雪菜,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会站在你的这一边的哦!”

    我还记得上一次前辈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她的确是有些含糊其辞的,而这一回,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前辈的确信的声音,清晰地传到了我的耳边。

    这是一个,改变轻音乐同好会的机会吗?

    一定是的吧,有了前辈这样的偶像和歌姬的号召,原来已经离去的轻音乐同好会的成员们也会重新聚集起来的吧?

    但是,我的请求真的是需要的吗?

    因为我的请求,轻音乐同好会会发生改变,小木曽前辈的接下来的一个学期的生活状态也会发生改变——这一切,可以决定在我的一句话上吗?

    我曾经相信过绝对中立会让其他人做出最优的结果的选择,但是我的这种观念被证明是错误的了,但是,这并不代表干涉就是正确的,最优的结果的选择,有造就在采取了最优的方式之后依然是失败的结果,理性的选择和最后的成功并不能划上等号。同样的,自以为是地在看到结果的情况下对其他人的干预和最后的成功之前也没有必然的联系。

    那么,我现在的答案就很明显了,我不想改变之前的回答:

    “不需要呢,小木曽前辈,我觉得,我并不应该对轻音乐同好会的现状,报以任何的愧疚。”

    ps

    依然处于宿舍断网状态中,所以这章依然是用手机分的热点上传的,大家看作者君都这么拼命了啊。。。

    !ppp,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www。pp122。com
  1. 收藏此书
  2. 加入书签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加入书架书签 |推荐本书|打开书架|返回书目
  
鸿运国际官网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