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p
ppp > 玄幻魔法 > 巫师自远方来最新章节目录

正文 第二十八章 硝烟中的旗帜(二) 文 / 空痕鬼彻

    在如雷的轰鸣声响起的那一刹那,贝洛瓦尔纳就知道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千帐城一共有五个城门,在赛特布拉哈突围之后他立刻就下令堵死了其中四个,仅留一个等待援军前来汇合。(看啦又看手机版)

    显然半人马通过某种方式,或者干脆只是碰巧找到了这最后一座城门而在接连三个月的多次围攻之下,早已不堪重负的城门在投石机的连番轰击之下,毫无意外的崩塌了。

    伴随着崩裂的轰鸣声和坍塌的城门,无数土石和飞入城塞的石砲落入了城下的军阵之中凄厉的惨叫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紧密的军阵被从中央贯穿,只留下一条被血肉涂满的“通道”前排的波伊武士们更是有半数被坍塌的城门活埋,原本还能保持镇定的军阵完全是一片混乱的景象

    刚刚救了他一命的将领也被掉落的巨石命中头部,大半个身子被压在废墟下面,只有一只手和一只脚从石碓里伸出来,手中的马刀只剩下半截刀柄。

    这就是贝洛瓦尔纳从城墙上下来时,看到的第一眼景象。

    而与此同时,城塞之外的投石机还在不间断的轰击着城墙如雷的马蹄声中,狂呼酣战的半人马武士们已经朝着千帐城狂奔而来。

    转瞬即至!

    望着犹如滔天巨浪般从城外涌来的敌人,面无血色贝洛瓦尔纳死死咬紧牙关,颤栗着低下头,用力攥紧了手中的刀柄。

    闭着眼停顿了片刻,他缓缓拔出了刀,雪亮的刀锋向身后扬起。

    下一秒,刀锋出鞘之声响彻云霄!

    “还击!”

    伴随着咬牙切齿的下令声,城墙塔楼上早已就绪的工程兵们立刻将弩炮架起,撬动机关。

    无数黑影撕开了遮天蔽日的黑烟,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呼啸声掠向朝城塞袭来的半人马大军!

    沉闷的轰鸣,炸裂的火光,飞溅的尘土冲在最前面的半人马武士们几乎立刻被放倒了一片,哀嚎着瘫倒在了草地上,变成流血的残肢碎肉

    但这点儿伤亡显然不足以恐吓敌人,弥漫在战场上的血腥味儿,使得半人马武士们变得更加嗜血而狂暴,挥舞着战矛和长柄斧继续朝着城墙的方向冲刺

    在数以万计的半人马大军面前,城墙上的反击简直像毛毛雨一样,不值一提在恐惧和颤栗中强作镇定的新兵们,甚至还要随时提防着敌人投石机的威胁。

    甚至就连他们命中的目标,都远远比不上被半人马自己投石机误伤的数字不断的有飞向城墙的石砲因为距离太远或是准头太差的缘故,落在了冲锋的半人马阵列当中。

    这一幕看的贝洛瓦尔纳目瞪口呆。

    敌人是准备不惜一切代价,宁可拼着伤亡惨重也一定要攻陷千帐城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场战争肯定出现了什么变故,或是有援军将至,让半人马蛮子不敢再继续和自己对峙下去!

    想到这儿他不禁面露喜色,但下一秒笑容就渐渐消失。

    就算有援军要来,自己能不能活到那会儿还不一定呢。

    望着逼近城门的敌影,贝洛瓦尔纳为自己的命运叹息一声,发出了第二道命令。

    “火油放!”

    霎时间,几十个黄土色的陶罐和引火剂**子从天而降就在城门下的半人马反应过来之前,一道火光就已经在他们头顶燃起。

    “轰!!!!”

    被火把引爆的引火剂化作一片白光,尽管只有短短的刹那,但这就已经足够了飞舞的火焰顺着迸溅而出的火油,犹如金红色的雨水般落在了半人马武士们的头顶!

    一时间哀嚎声此起彼伏,惨叫中变成火把的半人马武士们拥挤在城门口的位置上,根本无处躲闪死亡的火焰将他们的躯体撕扯的稀烂,连骨头都在融化。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前排冲进城门的道路被彻底堵死,后排的半人马却还在蜂拥着涌进来,一时间无数没能冲进城门的半人马战士,就在自己袍泽的铁骑下粉身碎骨,血肉飞溅!

    前排的半人马想要逃命,后排的半人马却还在源源不断的涌上来片刻之间,半人马大军陷入一片混乱之中,再给守军争取了喘息之机的同时,也错过了一鼓作气冲垮他们的绝佳时机。

    看着敌人在城下进退失据的模样,贝洛瓦尔纳舔了舔嘴角的伤口,扬起马刀,下达了他最后一个命令:

    “杀!”

    “什么?还没有打下来?!”

    白浪旗的旗主巴塞耶死死瞪着眼前的身受重伤的半人马武士:“四万大军合围,几十台投石机助攻,连城门都被攻破了这帮两脚人的骨头怎么这么硬?!”

    “我们还在打!”

    受伤的半人马咬牙切齿的说道,用仅剩的右臂挥舞着长柄斧,似乎是心有不甘:“赢只是早晚的事,他们就快被我们杀光了!”

    巴塞耶目光变幻,犹豫的转过头望着远处厮杀的战场,波伊大公的旗帜依旧飘扬在城门的上方。

    他喜欢杀两脚人,更恨不得立刻冲过去把还在抵抗的两脚人撕成碎肉但是再这么继续打下去,就算能拿下千帐城,赤炎旗和他的白浪旗都会伤亡惨重!

    在半人马的“旗主”制度下,每一个旗的部众就是旗主的权势、力量和财富若是损失惨重,就算是大胜也等于惨败,其他的旗主们会将自己吞的骨头都不剩一根。

    “那就继续打,打到把他们的骨头都打断了为止!”

    沉稳而带着怒意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让重伤半人马立刻兴奋的点下头,朝着战场狂奔而去。

    “查卡尔!”

    又惊又怒的巴塞耶猛的回过头,死死盯着赤炎旗旗主:“又不是打不下来,干嘛这么拼命?要是部众们死光了,我们靠什么和其他旗主争?!”

    面无表情的查卡尔没有看他,而是死死盯着眼前的千帐城:“告诉我,巴塞耶你就心甘情愿的让你的白浪旗,永远都只是下四旗吗?”

    “废话!”巴塞耶冷哼一声,都懒得回答。

    “那我告诉你,只有打下千帐城,你们白浪旗才能翻过身来。”查卡尔扭过头,用十分真挚的目光看向巴塞耶:

    “等我们攻下千帐城,除了财富和奴隶之外我们赤炎旗一砖一石都不会碰,全都是你们白浪旗的功劳,怎么样?”

    “真的?!”

    “真的,我发誓!”

    得到了承诺的巴塞耶目光灼灼的盯着千帐城的城墙,嘴角再一次咧开了兴奋而嗜血的笑容:

    “好那我们今天就杀个痛快的!”

    看到他这么兴奋,查卡尔终于松了口气既然他把这份胜利让给了巴塞耶,那白浪旗的半人马肯定就要冲上去拼命,赤炎旗的损失也就会小一些。

    至于夺取千帐城这种功劳归谁,查卡尔其实不怎么在意倒不如说如果被赤炎旗得到,那么接下来恐怕大可汗为了维护自己的声望不受威胁,就要开始针对和打压他了。

    他真正在意的,只有尽快攻取这座对半人马而言至关重要的城塞,避免被敌人两面夹击乃至四面合围而已。

    就在查卡尔沉思着该如何让白浪旗感激自己,乃至进一步成为赤炎旗附庸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隐隐约约,却十分整齐的踏步声。

    半人马的勇士,可不会发出这种声音能够有如此整齐声响的家伙,只有一群人。

    惊醒的查卡尔猛然睁眼,扭头看向身后的河对岸他看到了一阵烟尘,看到了整齐的队列和如林的长枪。

    他还看到了一片旗帜

    那是黑底金狮子!

    ppp;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网址 www.Pp122.COM
  1. 收藏此书
  2. 加入书签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加入书架书签 |推荐本书|打开书架|返回书目
  
鸿运国际官网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