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p
ppp > 玄幻魔法 > 仙魔大红楼最新章节目录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非奸即盗 文 / 浪漫青蛙

    慕容驰神情傲然,上下打量宝玉。(▽wWw.pp122.CoM)

    “文采过人贾宝玉,想来也有资格做我的左右手了。

    放心,我会找到你,抓到你,三年的耳濡目染,加上鞭打、炮烙,你会成为一条合格的狗。”

    刀郎蓦然拔刀在手,赵贵宁等秀才也甩出笔墨纸砚,要和慕容驰斗上一轮。

    “哈哈,王道的懦夫竟然生气了?”

    “全靠慕容兄言辞尖锐,才能让王道儒家的猪狗有点火气出来呐。”

    长案后坐着的秀才们也全都站了起来,笔墨纸砚凭空托在手掌上,一股子不屑和讥嘲,很明显的表现出来。

    不过是一些新晋的秀才,顶多有周云和刀郎两个顶尖秀才而已……

    法道的秀才们一点不把宝玉等人放在眼里,说话间,就要抢先动手。

    可是此时,慕容驰突然出口成章,讥笑道:

    “富贵他人合,贫贱亲戚离。

    廉蔺(lin)门易轨,田窦相夺移。”

    话音刚落,众人目瞪口呆。

    只见一股子黑气四方汹涌,把十几个法道的秀才,连同长案一起摔了个七零八落,

    随后,黑气化作金银两道璀璨光芒,把慕容驰映照的仿佛天神下凡一般。

    法道秀才们灰头土脸,但是让他们悲恨莫名的,却不是受到了击打,而是那两句诗词中,对他们狠狠羞辱的意味。

    宝玉扬起手,让众人收起笔墨纸砚,轻轻笑道:“富贵他人合?贫贱亲戚离?

    有趣,看来你虽然是个法道文人,但是对法道儒家的所有人,都抱有一种怀疑的态度呢。”

    “不是怀疑,而是看清了你们。”

    慕容驰修长细腻的手指冲着法道秀才们一一点去,

    “你,你,还有你们!”

    突然指着宝玉的鼻子,尖声笑道:“什么法道,什么王道,老子虽然是法道文人,但是在老子的眼里,王道法道包括你这个贾宝玉,都是些趋炎附势的小人罢了!

    贾宝玉,你等着做老子的猪狗!”

    宝玉撇嘴道:“鞭打,炮烙,听起来蛮恐怖的,但是我这个人记吃不记打,有没有甜一点的,比如,好处?”

    “没有,对于野狗,当然是酷刑最为恰当。”

    慕容驰盯着宝玉冷笑,阴声道:“我养过狠多条狗,都是这样调教的,你也会很听话。”

    “拭目以待。”

    宝玉盘膝而坐,微微阖起了眼睛。

    还以为是个高傲的法道文人,原来是条乱咬人的疯狗。

    这样的家伙,还是留在法道儒家里祸害别人去吧……

    宝玉不想说太多的废话,毕竟在这里辩驳了,或者打个你死我活,都没有半点儿的好处。

    可是此时,慕容驰泼墨挥毫,在‘近朱者赤’的榜单上,写下了三个十分邪气的大字:

    贾狗狗!

    单看字体,笔毫十分细腻,应该是种娟秀、适合女子使用的文体。

    但是其中的每一勾,每一勒,全都斜斜上挑,带出锐利的弯钩。

    宝玉蓦然睁眼,神情愤怒。

    如果上面写的是他贾宝玉的名字,应该还是不会理睬,但是写上‘贾狗狗’……

    宝玉的心里,立马就起了杀机。

    这是骂了他贾宝玉,骂了老祖宗,骂了贾政,骂了四春,甚至连着王夫人一起骂了。

    往细里去想,还要祸及贾府的祖宗十八代!

    既然敢如此针对他,宝玉知道慕容驰肯定出身不凡,但是事情到了这等地步,不凡的出身又算得了什么?

    骂开国公,宝玉无所谓,但是牵扯了老祖宗、王夫子还有四春,宝玉委实生气。

    要是不做些什么的话,别说有不孝的帽子扣头上败坏文名,单单是心里的那道坎,宝玉就跟自己要过不去!

    拳头已经攥了起来,正气加持下,超过三千斤的大力开始汇聚。

    可是此时,宝玉听见院门的后面,似乎有些许闷闷的笑声。

    不能第一个动手呢,钱谋国做代夫子,可不能让他抓到了把柄。

    想及此处,宝玉散去正气的汇聚,燃烧的才气,也逐渐熄灭了下去。

    想了想,笑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看样子你把自己当成了赤,把我贾宝玉,当成了黑?”

    “那是自然。”

    “这就有趣了,要是你真是赤的,不如写篇诗词送我,让我见识下你的风骨?”

    此话一出,慕容驰立马苦思冥想,只想作出一首好诗,来广扬文名。

    没错,这是广扬文名的大好时机,只要作出好的诗词,立马要传进两方儒家的耳朵里去。

    问题是,

    宝玉会给他机会吗?

    只见宝玉轻轻迈步。

    一步,

    两步,

    三步……

    七步!

    突然笑道:“时间到,七步成诗都做不了,你也就是个普通的货色了。”

    慕容驰呆了一下,脸色通红,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七步成诗?

    你当是曹植那种二十三岁成就学士文位的变态呢!

    “难道你有?”

    “有啊。”

    宝玉低声笑道,看慕容驰的眼神,仿佛在看一只给他叼拖鞋的狗。

    太有趣,简直是太有趣了!

    宝玉本来以为慕容驰是个高傲的法道文人,可以说是第一峰上法道文人的魁首,可是,真心没想到,与开山五十丈,秀才文位就能出口成章的天之骄子相比,慕容驰反而更是像是一个被宠坏的孩子。

    宝玉知道自己的诗才名声已经传遍了法道儒家,要是脑袋清醒点的,都不会在诗词歌赋上与他硬碰。

    而这个慕容驰,竟然随着他的话柄,一句话就走下一个台阶,硬是要栽进他的坑里去。

    这样的货色,让宝玉有种欺负孝子的感觉。

    可是,哪怕是不懂事的孩子,该打的还是要打。

    宝玉拉近了自己和慕容驰的距离,边走边道:“我有一篇……”

    话没说完,就被沉闷的咳嗽声打断。

    一个身穿亮蓝色举人长袍的中年人走了进来,敲敲手里的戒尺,顿时让庭院一片空荡。

    已经垂落如同珠帘的雨水被遮挡在外,翻倒的长案摆放整齐,甚至十几个法道的秀才,也被一股柔和的力量搀扶起来。

    钱谋国是个圆脸,络腮胡子的中年,脸堂红赤,豹眼环目,只是,就觉得是个脾气暴躁的人物。

    可是此时,钱谋国笑意温雅,自然的把宝玉和慕容驰分开,

    顺便的,还给了宝玉一个善意的微笑。

    而这个笑容,委实让宝玉特别惊诧。

    宝玉听说过钱谋国,和喜欢排场的钱谋学不同,钱谋国半生都在沙场,手里的性命,那是没有三千,也要有两千八百有余。

    世人更是传言,钱谋国脾气暴躁,动辄杀人。

    这等人物突然释放善意,宝玉觉得——是好事的几率,应该不是很大……

    “钱谋国,你给我杀了他!”

    慕容驰突然疯了起来,指着宝玉叫道。

    钱谋国的笑容僵硬在脸上,条件反射的就要动手,可是嘴巴刚刚张开,差点咔嚓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这……小师弟,宝哥儿不能杀。”

    “我不管!你给我杀了他!”

    “真的不能杀啊。”

    “我不管,你不杀他,我就要你,呜呜…呜呜呜呜……”

    慕容驰被钱谋国捂住了嘴巴,扯着往屋舍里去。

    “宝哥儿,我替小师弟对你道歉,今天这事就当没发生过。”

    钱谋学满脑袋冷汗,竟然连夫子的威仪都不顾了,扯着慕容驰往屋舍里走。

    啊呜!猛然一口,咬得钱谋学浑身哆嗦,就算如此,钱谋学还是小心翼翼的,不敢伤了慕容驰。

    过了片刻,钱谋学回来授课,讲的是孙子算经里的鸡兔同笼。

    值得一提的是:在授课之前,钱谋学把‘近朱者赤’的榜单撕成碎片,还又一次的,小心翼翼的给宝玉道歉。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宝玉听了几句讲课,觉得没什么用处,也就思考自己的事情。

    按照周云等人的说法,慕容驰应该是个饱读诗书,而且心狠手辣的枭雄,可是今个看见,简直是个顽劣不堪的猴子。

    可正是这个猴子,貌似有着十分高端的地位。

    不怕君子,就怕小人,不怕懂事的,就怕这种没气度的疯子。

    宝玉开始考虑干掉慕容驰的可能性。

    但是想了很久,还是觉得——不应该往死里得罪陈长弓。

    能让钱谋国怕成这样的小师弟,很显然,慕容驰在破城进士陈长弓的眼里,一定比钱家两兄弟更重。

    钱谋学也就罢了,这个钱谋国,可是陈长弓的左右手!

    陈长弓是真正的法道先锋,但是这个法道先锋,讲的是对待地狼一族的战场上,陈长弓,从来不刻意针对大周境内的妖族。

    真麻烦……

    宝玉叹了口气,看旁边的周云如痴如醉,诧异问道:“很深奥?”

    “是啊,可是托您的福。”

    周云一边听讲,一边心不在焉的道:“孙子算经是极为奥妙的古籍,其中鸡兔同笼的算法,更是其中艰难的题目,我看钱夫子是觉得对不起您,这才讲了难题。”

    深奥?

    难题?

    宝玉差点惊呆。

    今有雉兔同笼,上有三十五头,下有九十四足,问雉兔各几何?

    仔细听听,还真是难算。

    但是……

    宝玉摇了摇头,如果不是有二十一世纪的公式在,自己也要在上面蒙圈吧?ppp:wwW.pp122.com
  1. 收藏此书
  2. 加入书签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加入书架书签 |推荐本书|打开书架|返回书目
  
鸿运国际官网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