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p
ppp > 散文诗词 > 三国帝王路最新章节目录

正文 第184章 说吕鹏吕鹏就到 文 / 奔叔

    丁力转着手中的酒杯思考了一下:“刘焉提出州牧的这个想法,其实他就想回到益州去,和他的儿子同为一体,割据一方,所以现在刘焉在幽州的时间不会太长,而新来的州牧,内定是刘虞,那是一个老好人,尤其是新来乍到,还要仰仗我们大家氏族的支持,所以说这一段将成为幽州的权力真空。(◇Www.pp122。coM泡泡小说)”

    嘴角微微一笑:“我看这样,供给幽州的官卖食盐,可以减半,挪到我们这里来,而至于盐户,我们绝对不能心慈手软,产量必须增加,而你说的这些盐户会狗急跳墙造反,哈哈。”

    丁力舒服的换了一个身姿,一脸淡定的道:“这却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我可以禀报家主,将我们丁家豢养的五千家族武装,调到盐场来,随时监视这些贱民,一旦他们有不从,我们立刻给予雷霆手段镇压,如此双管齐下,就一定能够保证我们完成任务,只要并州州牧的职位到了我们手中,那我们整个家族的兴旺发达也就指日可待了,这是大事,这是根本,绝对懈怠不得。”

    这个盐监就点点头:“如此安排倒是稳妥。”然后似乎想起了什么,脸上不无担忧的道:“刚刚接到家主传来的消息,新任的潞县县令许杰,在吕鹏的撑腰下,抓了咱们家的公子,现在双方正闹得不可开交,这样他会不会拿咱们盐场开刀为难我们?”

    丁力听到这个消息,手中的酒杯顿了一下,睁开眼问道:“事情从何起因?”

    这个盐监就笑着道:“还不是我们的那个小祖宗胡闹,到街上抢女人,竟然抢到了吕鹏的脑袋上,结果就出现了这个状况。”

    吕鹏的声威手段,在大家上层早就轰动了的,在他灭亡了幽州赵家之后,一个吕老虎的名头已经在各地传开,这次自己家的公子,惹了这个吕老虎,的确是不是时候。

    沉吟了一下,丁力开口道:“吕鹏所依仗的不过就是刘焉,一旦刘焉得偿所愿去了益州,那吕鹏也就成了没牙的老虎,没牙的老虎还是老虎吗?连支好狗都不算,只能是一支待下汤锅的癞皮狗,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至于小公子,我的那位堂弟,先花费些金钱买出来就是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丁力将事情说的轻描淡写也是有原因的,在他看了,一个白衣出身,顶着一个莫名奇妙的神仙后人的名头,不过是招摇撞骗罢了,现在刘焉需要他这支狗来看门户,一旦主人走了,自己这样的豪门大族灭了他,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只要现在别惹他给自己添乱,等不久的将来,弄死他还不是分分秒秒的事情吗。

    结果盐监却接着道:“但据小的所知,家主已经吩咐手下门客游侠,准备劫狱,摆脱吕老虎的纠伴,这事情似乎不大好。”

    一听家主如此安排,当时丁力的酒杯差点落到地上,这是家主要摆脱吕鹏人质纠伴,对吕鹏动手的先兆啊,在这个家族关键时候,用这强硬的手段处理,如果惹炸毛了吕鹏,后果可能就是不堪设想,想当初赵家不过是轻蔑了一下他,他就构陷与罪,灭了赵家满门,而这次如此做为,那可就真的保不住这吕老虎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低声的嘟囔一句:“家主糊涂。”

    丁力在心中哀叹,这都是大家氏族习惯性的高傲,对于不能被自己所用的人,历来用的就是除之而后快的方法,这也就是世家大族为什么要不惜重金,豢养游侠儿的原因。

    但是现在,自己的家族不是对吕鹏动武的时候,倒不是说杀了吕鹏是错的,而是根本没那个必要惹那个麻烦。

    赵氏家族的覆灭,一来是咎由自取,但更因为是吕鹏的这种霹雳手段,同时也可以看出吕鹏这个人的做事方式,在这个权力交替的时候,在这个朝堂与地方混乱的时候,绝对不应该冒这个险,去惹恼一个手握重兵的人,这是不明智的。

    作为一个世家大族的旁支子弟,能坐到掌控盐场这个整个家族财富大半收支的位置,绝对不是一个白痴,冷静的头脑,清晰的思路,这才是他能够达到今天地步的原因。

    直起身子对这个盐监道:“你立刻派人带信给家主,无论如何也要家主忍耐一时,不能在这关键时候坏了我们的大事。”

    这个盐监立刻恭敬的答应,两个人毕竟是二位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自己虽然是朝廷派出来的官吏,但在这里,这个盐监却有自己是丁家一条狗的觉悟。

    朝堂皇帝大,地方世家大族大,这就是大汉朝廷现在的状况,要想在这个世道里生存,必须懂得左右逢源,否则便是死无葬身之地的结局。

    继续拨弄着火炭,恭敬的给丁力倒上一杯温酒:“吕鹏——”

    “谁在叫我?很好,我自己来了。”这时候在大堂外,一个爽朗的声音传了进来,丁力的瞳孔就猛的一缩,盐监的表情就非常错愕。

    两个人在大堂上谈话,历来是没有自己的召唤,是没有人敢进来打扰的,即便是最贴身的小厮无故进来,轻则打骂,直接棒杀也是正常。而一个陌生的声音,代表着一个陌生的人,正在不经通报,堂而皇之的走上大堂,这绝对是对自己两个人的冒犯。

    扭转头向堂外望去,只见一个彪形大汉,带着几个威武的从人,脚步铿锵的大步走上堂来。

    那个大汉的手中,掐着的一个奴仆,那正是自己的门童,现在那个门童就像一支死狗一般,毫无生气,想来已经气绝身亡。

    这个大汉就在大堂门口站住,面带淡淡的微笑,左右看了,笑着摸着自己的鼻子道:“有句古话,叫说吕鹏,吕鹏就到,我这不就到了吗?在座的二位有何指教?”说这话的时候,面容上绝对是一种戏虐的玩笑表情。

    但是在丁力和这个盐监的眼里,这绝对不是一个笑话。ppp:wwW.pp122.com
  1. 收藏此书
  2. 加入书签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加入书架书签 |推荐本书|打开书架|返回书目
  
鸿运国际官网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