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p
ppp > 都市言情 > 汉末召虎最新章节目录

正文 第七百一十三章 杨汉诈高干 文 / 秋风知了

    杨汉一路护送高干回去,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连连叹气。

    而高干则一直在观察着杨汉的神情,今日听闻张辽战死而其部下分裂的消息着实令他又惊又喜,徐晃和杨汉隐隐有向他舅父靠过来的意思,更令他振奋。

    只是他必须确定这个消息是否真实,他已经被桥瑁坑过一次,唯恐再被算计,必须小心确认才行,所以他一路都没有和杨汉说话,就是看他会不会主动搭讪。

    高干住处离徐晃府邸并不远,很快到了他院门口,杨汉看着门口的四个侍卫,大声道:“汝等要好生招待高先生,不可怠慢!”

    进了院子,杨汉便向高干道:“高先生,好生休息,某这便告辞。”

    说罢向高干一礼,很利索的转身就走,全部停留之意。

    高干看杨汉转身就要离去,全无和自己多说的意思,心中登时一定,疑心去了许多,忙开口道:“杨中郎留步,可否到屋里一叙?”

    背对着高干的杨汉脸上露出笑容,但回过身面对高干时,他脸上已是一副犹疑之色,迟疑道:“这……”

    高干看杨汉神情迟疑,忙道:“并无其他,只是高某平生最喜欢结交豪杰,看杨中郎英雄人物,想要结交一番。”

    杨汉这才道:“不敢当高先生盛赞,如此,某便随高先生一叙吧。”

    高干大喜,忙道:“快请进屋。”

    此时高干还不知道,二人的第一次较量,他已经输了。

    事实上也不是高干太傻,而是二人的处境不一样。

    对于杨汉而言,要谋高干,掌握着完全的主动,这一次不成,下一次还能制造机会,但对高干而言就不同了,高干被徐晃幽禁,平日里不见外人,他这一次不向杨汉打探消息,那就不知什么时候能等到下一次了。

    杨汉正是抓住了高干无可奈何的急切心理,笃定他这一次一定会留下自己,所以他才故作毫不犹豫转身离去,以退为进,初步打消了高干的疑心。

    二人进到屋里,高干忙给杨汉倒上茶,二人坐定,高干这才再次问道:“杨中郎,大将军果真战死庐江乎?”

    这是高干最关心的事,如果张辽真是战死,那今日徐晃和桥瑁的内斗多半就是真的了。

    杨汉叹了口气,道:“高先生一直呆在这院里,恐怕不知道,如今大将军战死庐江的消息外面已经是人尽皆知了,恐怕令舅都已经知晓了。”

    人尽皆知?高干不由一怔,手指轻敲着案台。人尽皆知,也未必会是真消息吧……

    杨汉又低声道:“高先生有所不知,许褚将军初时也不信大将军战死,遂与黄忠、臧霸带三万大军南下庐江搜寻,结果在皖水发现了一具尸体,还看到了大将军的钩镰刀和战马象龙,从捉到的贼兵口中得知,大将军本来杀的那些贼兵人仰马翻,可惜中了毒箭,不得不逃走……哎……如今黄忠、臧霸、许褚已经在庐江各据一郡……”

    “竟是如此!”高干听了杨汉叙述,又察言观色,登时信了七八分。

    事实上杨汉说的没一句假话,高干就是事后去打探也发现不了问题。因为许褚、黄忠和臧霸确实去寻张辽了,许褚也确实在皖水中发现过尸体,不过那不是张辽,后来也看到了张辽的钩镰刀和象龙,张辽也确实中了毒。

    杨汉的话中最重要的是那具尸体,这具尸体与钩镰刀和象龙都没有任何关系,也不是在一起发现的,但杨汉把事情都说到一起,直接就让高干误会了,这属于言辞上的伪诈。

    “高先生有所不知,”杨汉又低声道:“正是因为得到大将军战死的消息,天子才敢褫夺大将军名号,更授意董承攻打大将军府,捉拿大将军家眷。”

    天子都开始对付张辽了?高干闻言不由一惊,忙问道:“可曾捉到大将军家眷?”

    杨汉摇摇头:“也是董承时运不济,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的人马还没捉到大将军家眷,曹操就攻进雒阳,斩杀了董承,又与刘备、于毒共同挟天子以令诸侯。”

    “雒阳竟发生了如此大事!”

    高干有些呆愣,他知道杨汉不会在这方面骗他,这事太大了,出去问谁都知道,何况他此前谋害河内,就与董承有勾结,自然知道一些内幕,只是没想到董承居然死了,曹操、刘备还有那个于毒却掌控了朝廷。

    如此看来,张辽必然是已经死了,否则绝不会任由曹操掌控朝廷。

    不想杨汉又道:“大将军虽不在,但他还有师傅贾文和,那老儿岂是等闲,当初就策动凉州人围攻长安,如今又如法炮制,传言天子谋害大将军,策动百姓围攻雒阳朝廷,大将军麾下征北将军高顺也南下为大将军报仇,天子被曹操、刘备和于毒携裹逃出了雒阳,如今去了关东,天下又是一片大乱,诸侯人心思动,群龙无首,大将军留下的各路将领也各怀心思。”

    高干直接听得惊住了,他没想到自己被囚禁的这一个多月竟然发生了这么多大事,几乎要重改天下格局了!

    高干呆了许多,才回过神来,想到了正题,忙收拾心思,道:“既然大将军已经战死,杨中郎何不劝徐将军投奔我舅父,我舅父素来喜纳贤士,宽宏待人,当今天下诸侯无人能比,若杨中郎与徐将军肯投靠,必得我舅父重用,封侯拜将,指日可待。”

    杨汉叹道:“某亦久慕袁冀州令名,曾劝徐将军投靠袁冀州,献出河内郡,奈何徐将军太重情重义了!仍是心念大将军,难做决断。”

    高干忙道:“良禽择木而栖,忠臣择主而事,如今大将军既然见害,宜早做决定,还望杨中郎多多劝谏徐将军。”

    “这个自然。”杨汉说罢,又叹了口气:“只是大将军对我等部曲确实恩重,若非我与大将军本有仇怨,恐也难决断。”

    “杨中郎与大将军有仇怨?”高干眼里登时露出好奇之色。

    杨汉神色沉重,一本正经的胡诌道:“其实我本是白波渠帅杨奉的族弟。”

    “啊?原来阁下是……是杨渠帅的族弟,真是久仰。”高干惊得不知该说什么了,不过对于杨奉嘛,他也只能勉强说出个久仰,至于久仰哪儿他也不知道。

    “徐将军本是我族兄麾下校尉,后来张辽打败我族兄,收服徐将军,而后我族兄又被张辽害死,幸得我平日低调,又有徐将军顾念旧情暗中相护,我才活到今日。”杨汉说着面露戚色,顿了顿,又叹道:“但即便是我与大将军有仇怨,却不得不为他的风采与恩德所折服,便熄去了报仇的心思,只是如今大将军不在了,我自然要另寻他途。”

    “原来杨中郎还有这么一段故事。”高干听了,也不由慨叹道:“杨中郎能因恩德而弃仇恨,胸襟着实令高某钦佩,不过确如杨中郎所说,大将军既死,汝等若不另寻明主,迟早要消亡。”

    “知我者,高先生也。”杨汉抚掌叹道:“待我回去便劝徐将军,先将高先生放回冀州,然后再驱逐桥瑁,占据河内,献给袁冀州以为进身之阶。”

    “妙哉!”高干大喜,忙拉着杨汉的双手:“如此,有劳杨中郎了,若吾果回冀州,必在舅父面前为杨中郎请功!”

    杨汉点了点头:“此事须要尽快,如今曹操、刘备、刘表、孙策等各路诸侯都在暗中拉拢大将军旧部,迟则晚矣。”

    高干登时有些急了,忙道:“杨中郎可先劝徐将军放我回去,我必劝舅父来使相迎。”

    “好!一言为定。”

    杨汉与高干击掌为誓。

    ;

    ppp:wwW.pp122.com
  1. 收藏此书
  2. 加入书签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加入书架书签 |推荐本书|打开书架|返回书目
  
鸿运国际官网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