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p
ppp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无限梦想最新章节目录

正文 529 赏花诗词大赛2 文 / 勿明

    演播厅隔壁,嘉宾休息室。

    说到底,诗词大赛这么大规模,尤其奖金还颇高,这复赛自然要办得风风光光的,否则对不起出钱的大老板呐,所以举办方请来的评委嘉宾那都是重量级人物。

    比如这位,陈庆言,五十三岁,华夏诗词协会副秘书长,著名现代诗人、散文家、书法家。

    又比如,楚客,四十五岁,著名学者、翻译家、诗人。

    再比如,角落里被长枪短炮包围着的三十出头的知性美女,察娢,文学教授,朦胧派女诗人。

    当然,嘉宾不止这三位,还有另两位德高望重的骨灰级前辈没有露面。

    也幸好没露面,不然面对这么一大堆记者,大家都可劲儿的呼出二氧化碳,被围得水泄不通的嘉宾们恐怕一口气没倒上来,咯噔一下就躺那儿了。

    “察娢老师,你今天最看好哪位复赛选手?赵一檬的背景您事先了解过吗?”

    “陈老您好,请问陈承是否像网络上所传的那样,是您的亲戚?这会对您的评论选择产生影响吗?”

    “楚先生、楚先生……”

    不得不说,文学这一行不是光有才华就行,还是有讲求资历的,至少在水平差不多的情况下,年纪大的要比年纪轻的占便宜。

    打个比方来说,唐宋八大家,唐朝那两位姑且不论,就说宋朝的六位,一般排名是这样,欧阳修、三苏、王安石外加曾巩。实话实说,八大家的文章都相当不错,但在诗词上,最有名的还是三苏中的苏轼,他的诗句“不识庐山真面目”,他的词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都可谓流传千古,比起他弟弟苏澈、他父亲苏洵来说,诗词功力要好太多,所以提起“三苏”,往往苏轼排头,这是比实力。

    而欧阳修,是苏洵那一代的人物,于苏轼而言,那就是文坛前辈,毕竟苏轼寄情于诗词时已是著名的“乌台诗案(公元1079)”之后,那时候欧阳修已去世多年,朝臣都换了几茬了。事实上,欧阳修留下的名诗名词是没有苏轼那么多的,也没有苏轼的诗词传播广泛,可以说在诗词上的才情欧阳修比起苏轼来也是略有不如的,但是凭“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这么两句诗,现代都市中的骚客们就能记他一辈子。

    所以,在欧阳修的诗词才情勉强及得上苏轼的前提下,这排名嘛,老辈子欧阳修自然就在苏轼前边啦,相对的,做为父亲的苏洵在才情上弱了苏轼一筹不止,八大家排名自然只能屈居自家儿子之后啰!

    也正因为上面说的隐性规则,被推出来的陈、楚、察这三位等于是帮另两位老资格嘉宾吸引力了火力。当然了,陈楚察这三位年龄稍小的嘉宾也乐得在媒体面前亮相,否则以他们的身份地位,另两位老嘉宾也是支使不动的。

    唯一有点出乎意料的是媒体,他们另辟蹊径,并不过多询问与诗词大会复赛有关的事情,反而纠结起重点复赛选手的家庭背景来,企图从中挖到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也就是在华夏,要是搁杨棠前世,敢问某某选手与xx局官员有联系这种问题的记者多半是不想在传媒圈混了。

    “不好意思,我也是刚刚听到有这种网络传言,我想说的是,在诗词大赛这个舞台上,不管背景多么深厚多么惊人,最后还是要凭真本事,做不出好的诗词,就是我儿子来了,我也会把他淘汰掉!”

    听到性子温和的陈庆言面色郑重地作出这番回答,围着他的传媒记者一个个都面面相觑,实在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刚才听到的。

    众所周知,陈庆言有一子一女,早些年离婚的时候,女儿被判给了他前妻,只剩儿子带在身边,结果现在儿子长大了,高考只考了个兰大,跑到西北读书去了,年节也不知道打个电话回家关心一下,在陈庆言眼里被归为了不学无术外加不知人情世故的懵懂小孩。

    事实上,在许多京津地区的高官高知的印象中,京津地区以外的高校牌子还真就叫得不是那么响。别的不说,就拿考研来讲,最先出录取分数线的一般都是京大和京华,然后才是附近的南开啊天大这些,兰大虽然也属于985和211工程重点大学,但它出考研录取分数线的时间一般是所有985重点大学中最晚的。当然,那些非重点大学的分数线就出得更晚了,毕竟他们要等报考重点大学研究生的某些高分滑档生。

    什么叫高分滑档?比如你打算考京大,总分五百,你考了四百二十一,可京大这一届的考研分数线划在了四百二十五,差几分,京大肯定是不会要你了,那么你的档案也就没被调去京大,自动归进你的第二志愿档。但反过来,四百二十一的分数虽然没法上京大,但在次一点的学校看来,这就是个高分,它们自然愿意将你录进学校。

    “喂喂,大伙儿都愣着干嘛?大家又不是不知道陈老严肃正派,他损他家小子你们就真信呐?人家好歹也是兰大的高材生好不好?”站在陈庆言身边的楚客帮忙打了句圆场,“再说了,诗词这种事还要看临场发挥,谁也说不准的,好不好?万一当场卡壳,就算申忧来了也不好使!”

    “这倒也是喔!”有人附和。

    申忧,宋朝中期,著名豪放派诗人。

    “不过,还是要有底蕴……”这时候,察娢插嘴道,“如果脑袋本来就空空如也的话,即使他站到台上不卡壳,也是作不出什么好诗词的。”

    本来这句话没什么,但在场的娱记多聪明啊,闻弦歌而知雅意,立刻有人嚷问道:“娢姐、娢姐,你似乎意有所指啊,你具体指的是哪名选手呢?方便透露一下么?”

    察娢脸色微微一滞,否认道:“不好意思,我就是顺着楚哥的话这么一说,倒让你们误会了,真是不好意思……”

    “不是娢姐……”

    此时正在后台的上官茗欣正像小猫儿般拽着杨棠的手不肯撒开。

    “喂喂,我说学姐,不就上个台嘛,你可是明星来着,怕啥?”

    今天画了淡妆几可媲美天人的上官茗欣却一副窘样:“可人家就是腿软,不信你摸……”

    “周围不少人都在盯着你呐,我摸啥呀我摸!”杨棠撇嘴道,“到时候人家一个拍照,再高喊抓流氓,我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我!”

    “可是……”

    “没有可是,你站上台如果感到紧张的话,就不要把目光对着观众!”不得不说,杨棠上辈子第一次在学校上台演讲时,发现下面黑压压一片人,无数目光聚焦着他,差点当时就晕那儿了,后来好歹用手扶着演讲台撑住,勉强没出糗把该说的话都说完了。

    “那对哪儿啊?”上官茗欣请教道。

    “哪儿也不对,放空焦距懂吧?”杨棠连比划带解释,“就好比你出神时,目光对在无穷远的地方。”

    “噢~~我有点懂了……”

    “再给你举个例子吧,那些国家领导人开大会的时候,你坐下下边,有时候会觉得他在注意你,还冲你笑,对吧?”杨棠道。

    “不对……”上官茗欣否道。

    “怎么不对了?”

    “国家领导人开会,我哪有资格坐下面啊?我爸还有点可能!”

    杨棠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道:“我只是打个比方,领会精神……行,那咱不说领导开大会,就说你中学的时候总开过朝会的吧?”

    “那倒开过……”

    “那就没遇见过我刚才说的那种情况吗?明明跟校长不是很熟,但校长在台上讲话时,你觉得他老在看你,还冲你笑,有没有这种事?”

    “有过。”上官茗欣鸡啄米般点头,“而且还不止一次呐!”

    “那是你们校长紧张了,把你当放空焦距的目标咧,哈哈哈!”杨棠说到这里笑了起来。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只要不跟所有人怼眼神,就不会感到那么紧张,对吧?”上官茗欣总结道。

    “没错。”

    “那为什么校长会选我是他的目标呢?”上官茗欣有了个新问题。

    “很简单啊,因为你长得漂亮,比较容易吸引目光啊!”杨棠摊手道,“当然,如果你旁边有一个真人大小的金人的话,它就算没有五官,也应该比你更吸引人的目光,能理解吗?”

    上官茗欣蹙着眉,微微颔首道:“原来如此……听你分析了这么一大堆,我好像没刚才那么紧……”话还未完,斜对面十点钟方向走过来一名眉清目秀的男子,好死不死地插嘴道:“两位好,认识一下,我叫……”

    “滚蛋!”上官茗欣陡然喝叱出声,音量大得整个廊道都能听见,“我在跟他(杨棠)讲话,你跑过来打断我,还想认识一下,你妈没教你最基本的礼貌吗?”

    听到这话,清秀男子的耳根一下就红了,旋即有点羞恼道:“你们怎么这样,我只是想认识一下你们……”

    .

    .

    ps:感谢订阅!!

    ps:因为春节的关系,本月更新不会太稳定!同时在此向书友们拜个早年!

    .

    .

    ;

    ppp:wwW.pp122.com
  1. 收藏此书
  2. 加入书签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加入书架书签 |推荐本书|打开书架|返回书目
  
鸿运国际官网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