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p
ppp > 都市言情 > 九界仙尊最新章节目录

正文 第1547章 怜花往事 文 / 神出古异

    第1547章:怜花往事

    “抱歉……”萧尘抬起头看着她,又摇了摇头:“萧某并非此意,只是若定要委屈宫主冰清玉洁之身,换来萧某这一条性命,那萧某宁可自生自灭,也不毁了宫主声名。”

    “所以,你还是不肯答应我……”

    这一刻,花玉瑶声音里忽然带了几分苦涩,她身为未央宫之主,天下不知多少男子倾慕于她,然而她从来看不上任何一人,那些男子,没有一个能配得上她,唯独眼前这个男子,偏偏世事总是不能尽如人意。

    萧尘摇了摇头:“是萧某无福,今世无缘与宫主共结连理,但毕生不忘宫主今日之恩情,即使不能常伴宫主左右,但宫主日后若有任何难处,只须一开口,萧某便是远在天外,也会赶来相助,假若有谁要对宫主不利,萧某便是拼得粉身碎骨,也定取其性命……”

    “你……你不要说了。”

    花玉瑶闭上了双眼,此时听着萧尘言真意切,反而更加令她心中怅然若失,难受至极,如此好的一个男子,她却无法得其心,想来大概真是有缘无分吧。

    许久,才见她睁开眼,又像是坦然释怀一般,笑了笑道:“既不能与公子情定终身,便与公子做一世红颜也无妨,你随我来。”

    一炷香后,两人来到后山另一座花谷,只见此处灵气蕴绕,外面为一层白烟所笼罩,无法看见里面的景象,进入之后,萧尘才感受到此处灵气之浓郁,实非外面能比,原来此处,竟是她的修炼之地,那她带自己来此处,岂非是要……

    “宫主……”

    “你不要说了,期间我会施展梦蝶之术,你什么也看不见。”

    花玉瑶打断了他继续说下去,又道:“现在是我要替你治伤,若你再推辞,便是对我无礼不敬,假若你真心谢我,那么伤好之后,便助我击退霸天风,为我门下十二个弟子报仇,为我师父报仇……”

    只见她越往后说,眼神越是寒冷可怕,萧尘微微皱了皱眉:“你……师父?”

    花玉瑶深吸了一口气,此刻像是回忆起了多年前的往事,许久才缓缓道:“那时我还很小,这世上也没有未央宫,而我师父,便是当时名震天下的怜花宫宫主怜花夫人。”

    “怜花宫……”萧尘眉心微微一锁,为何听起来觉得有些熟悉,但又想不起来了?

    花玉瑶看着远处湖光山色,叹道:“没错,当时的怜花宫比如今的未央宫更要鼎盛,令天魔老祖和霸天风皆为忌惮,而师父,也并非怜花宫的第一代宫主,据说怜花宫是从人界传上来的,所以创立怜花宫之人,并非天界之人,怜花惜意诀,也是她所创,如今已无人知晓她的名字,只知她名字里带一个‘花’字……”

    “人界……怜花宫……”

    萧尘捂着额头,这一刻当真觉得好生熟悉,偏偏那些记忆像是丢失了一样,如何也想不起来,花玉瑶见他此时神情,凝眉问道:“萧公子怎么了?”

    “没,没有……”萧尘回过神来,摇了摇头:“宫主继续说吧,后来又如何了?如今怜花宫怎没了?”

    “如何没了……”

    这一刻,只见花玉瑶眼神里的仇恨之意更浓了,紧紧捏着手道:“当时怜花宫之所以名震天下,令人不敢侵犯,正是因为怜花惜意诀威力甚大,而霸天风此人野心勃勃,岂有不觊觎之理?那次师父去寻天魔冢,便是被他暗算,后来落入了他的手里……岂能有好结果。”

    “所以,是霸天风杀了怜花夫人。”

    花玉瑶深吸了一口气,痛苦地点了点头,又道:“可是当时神魔渊却无人知晓,都以为师父是去寻天魔冢出了事,有谁知道师父其实是被霸天风害了,连当时我的师姐们都不知道,大家都以为师父是去寻天魔冢,一去不归……”

    萧尘眉头紧锁:“那后来呢?”

    花玉瑶道:“后来霸天风没能从师父那里拿到怜花惜意诀,自然便将矛头对准了怜花宫,那晚雷雨交加,我看见无数师姐倒在了血泊里,但是来的人并非风云堡的人,而是‘无情道’的人,后来我才知是霸天风暗中与他们勾结……”

    “无情道?”

    “没错,无情道是神魔渊十分神秘的一股势力,无人知晓他们在哪里,我以后再与你说。”

    “好。”

    花玉瑶深吸了一口气,又继续道:“那晚我逃过一劫,后来才知晓这一切都是霸天风为了得到怜花惜意,但我当时却无力去报仇,我身上的怜花惜意诀是师父临走时所传,并不完整,完整的怜花惜意诀早已不在,所以我根本不可能斗得过霸天风和无情道,报仇于我而言,遥不可及……”

    “那……后来呢?”

    “后来我隐姓埋名,大概是天可怜见,让我无意中寻获了一本太古神功‘刹那生灭’,此功威力无穷,更超怜花惜意诀,我当时欣喜若狂,若习得此功,必然能够报仇……”

    说到此处,只见花玉瑶脸上已有些兴奋的红晕,连萧尘此刻都能感受到她当时的喜极心情,不忍打断她,便听她继续说下去。

    “可是后来我才知,原来修炼这‘刹那生灭’也是有着弊端的,所以这么多年了,我仍是无法手刃仇人,替师父报仇,但是这刹那生灭,却使我后来成了人人闻风丧胆的未央宫主……”

    听她说完之后,萧尘忍不住心里一叹,她的经历也算是凄苦的了,师父被仇人杀害,满门被灭,却始终无法报仇,还要在仇人面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那……如今还有人知晓你是怜花宫最后一个传人吗?”

    “我也不知道他们知不知,我虽然身怀怜花惜意诀,但是怜花宫已经覆灭,他们大概也不会想到我是怜花宫最后一个弟子,他们大概只以为我是机缘巧合得到一本怜花惜意诀的残篇。”

    萧尘眉宇微锁,又问道:“那……霸天风他知道这一切吗?”

    “哼!”花玉瑶冷冷一哼:“他便是知晓我是当年最后一个怜花宫弟子又如何?我在他面前,自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装作仇人只是无情道,他大概也不知,我早就知道真正的仇人是他了。”

    “好。”萧尘点了点头,看着她道:“此不共戴天之仇,萧某定会替姑娘报。”

    “你为我报仇?”花玉瑶似笑非笑看着他:“你现在身负重伤,可是还需要我替你治伤的,霸天风此人的十方俱灭,不在我刹那生灭之下,我都无法杀他,你杀得了吗?”

    “反正这个债,萧某一定会去替姑娘讨回来……”

    萧尘紧紧捏着手指,这一刻也不知怎么了,不知为何,听见怜花宫被灭,他心里忽然有些痛,一种说不清的失落难受。

    花玉瑶轻轻一笑:“你这人,倒是有趣,这些事别人都是避之不及,你还偏往自己身上揽,你不怕事多?”

    “嘿!不瞒姑娘说,天大地大,萧某什么都怕,就是不怕事!天帝老儿的凌霄殿,我都敢去闯……”

    “又开始皮了?”

    “呃……”萧尘讪讪一笑,好像听她把往事说完,不知不觉间,二人关系又进了一些,连“宫主”这个称呼,都不知不觉变回“姑娘”了。

    花玉瑶看着他:“我可是很认真地跟你说,霸天风此人修为深不可测,还有那晚,你我在夜阑也看见了,他若是将血魔复活,为他所用,那么就更难对付了……”

    萧尘耸耸肩:“我知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嘛,而且我跟你说,我还认识一个朋友,他现在应该也在神魔渊。”

    “朋友?”花玉瑶狐疑地看了看他:“谁?”

    萧尘故作一脸神秘,笑道:“那我说出来,姑娘可别不信,这可不是我吹啊。”

    “行了,别皮了,快说!”

    萧尘向她凑近了一些,压低声音道:“便是西天佛界第六天魔王,他化自在天……”

    “他化自在天!”花玉瑶脸色陡然一变,怎么都不信他与这传说中的第六天魔王是什么朋友。

    萧尘笑了笑,继续道:“他现在,改名为弃苍天,被佛祖打上了一道天刑印,但只要突破这天刑印,他便能回归当初连佛祖也忌惮的实力,你说,这霸天风他再厉害,他还能打得过第六天魔王吗?”

    花玉瑶仍是有些不信:“你……此言当真?”

    “当然了,我骗你做什么?”萧尘看了看她,又继续道:“那姑娘又知道复活我的人是谁吗?”

    “是谁?”花玉瑶又向他凑近了些,看样子,这小子的来历,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加不简单。

    “嘿!这人那就更加不得了了,他便是令十万神佛遁逃西天,六界之内唯我独尊的魔尊问天!”

    “魔尊问天!”花玉瑶更是脸色一变,有些惊异地看着他,这一回却是大大超出了她的预料。

    萧尘嘿嘿一笑:“我若是去把问天叫来,别说他一个霸天风,便是再来十个,那也得乖乖跪在地上叩头。如何?这回姑娘且说说看,你这仇,萧某是帮你报得报不得?对了,还忘了跟你说,我还有个梼杌兄弟……”

    “行了,别皮了,疗伤去。”

    花玉瑶轻轻瞪了他一眼,心想不能跟这小子熟,一旦跟他熟了,不但会皮,还会胡说八道使劲往上吹,弄不好再过会儿他说自己是青帝转世,不过眼下,倘若霸天风带人来攻……

    ;

    ppp:wwW.pp122.com
  1. 收藏此书
  2. 加入书签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加入书架书签 |推荐本书|打开书架|返回书目
  
鸿运国际官网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