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p
ppp > 都市言情 > 官涯无悔最新章节目录

正文 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双喜临门 文 / 关越今朝

    在全市纪检专题会议后,楚天齐声望暴涨,达到了来成康后的一个新高峰。好多老百姓也许不知道书记、市长姓甚名谁,却几乎都知道有这么一个既廉洁又能干的楚市长。他的名头日响并非是通过电视、报纸传播,相反他应该是所有常委中出镜最少的一个。人们之所以知道他,是因为他是近期市内好多热点事件的主角,口口相传就扩大了他的知名度,继而人们开始关注他的工作,也看到了成康城建日新月异的变化。久看中文网首发yb3

    自己能为人们所熟知和认可,是令大多数人都欣喜的事情,楚天齐自然也很高兴,但他深知“人怕出名猪怕壮”,不免因此担心。可这种现状也非他能左右,便只好能低调尽量低调,以免因此招来无妄之灾。

    由于房改配套金和拆迁补偿金相继到位,纪检专题会后又正了名等事项,楚天齐不但在民间有了知名度,就是在成康政界,权威也多了几分。因而下属高度服从,同僚也敬重有加,就连众常委也一下子客气了许多。有了人气,各项工作进展更加顺利和迅速。

    尽管该解决的大事都解决了,尽管一切都很顺,但楚天齐还牵挂着一件事,那就是“五.一”长假期间的调查之谜何时得解。最开始的时候,他把这事和张氏父子、董建设联系到一起,但房改配套金随即下拨,做何解释?这不符合逻辑呀。在纪检专题会上,又听说了省纪委综合认定一事,但那应该是五月中下旬的事,时间存在很大错位。楚天齐还想到了其它几个可能,但很快又找出了漏洞所在,一直没有得到合理解释。

    日子到了六月中旬。

    这天下午,楚天齐从工地视察回来,刚到五楼,就见曲刚从对门秘书室走了出来。没有过多寒暄,二人直接进屋,对桌而坐。

    楚天齐从桌上烟盒里取出香烟,一人递了一支,曲刚则马上先给楚天齐点着,然后自己又点上。

    吸了两口烟后,楚天齐问:“老曲,什么事?”

    曲刚道:“杨永亮终于交待,他就是那个泄露你行踪的人。他说他刻意关注你的公务活动和出行情况,非常注意你离开成康外出的地点,晚上是否在单位或是到了哪里,你所接触人群或个人的身份与性别等等。”

    “是吗?那不成盯梢了?好多时候我可一点都没觉察。”楚天齐不禁吃惊。他有过做公安局长的经历,自信平时比较谨慎,很注意周边环境及行迹可疑的人,尤其对行踪被泄露有所察觉后,警惕性又加了个“更”字。

    曲刚一笑:“局长不用紧张,不,不必太敏感。他注意你的行踪,也并非专业盯梢,更不是全方位的。他也交待,他害怕你的身手,担心被你发现,他自己没有一次专门去跟踪你。他主要是利用身份之便,可以了解你的好多公务活动,包括公务出差。至于你八小时之外,尤其晚上是否外出,他主要是从政府两个门卫那里了解。

    为了做适当的掩护,他不止让那二人关注你是否外出,也关注其他住宿市领导外出,要求及时汇报。他和那二人讲,这是政府工作需要,还说是政府对那二人信任,要求那二人保密。警方已经找过那二人,那二人刚刚辞职不久,到了别的地方还做门卫,也是杨永亮给找的,挣的比在政府高。他们都说并不完全相信杨永亮的话,但觉得也不是什么大事,又能得到政府大秘适当照顾和其它好处,就应承下来了。

    利用工作之便掌握你的行踪情况,或从门卫那里得来消息后,他会及时进行筛选,再把认为有必要的内容传递出去。之后是否对你跟踪,如何跟踪,那就不是他负责的事,他也不敢包揽这些。”

    楚天齐“哦”了一声,点点头:“果然是这小子。”

    自从到成康市,自从与张家的人或事发生交集后,楚天齐就有感觉,感觉自己的一些信息被透露出去,但那些事基本都没什么秘密。他知道,以张鹏飞在成康市的经营,以张家的影响,要想掌握这些并不难。只需一个电话就可了解,或是专有属下搜集这些。其实不止张鹏飞,好多企业都有类似作法,只不过都会掌握一个度,一般情况下不触及对方绝对**,不踩法律红线。自己既是成康城建主管领导,又和张鹏飞有旧怨,对方想要掌握自己一些动向,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只是后来有几件事,让楚天齐觉得事情并不简单,觉得张鹏飞就是专门在找自己的漏洞,专门准备对付自己,很可能身边人或是有便利条件者做他的内应。于是,楚天齐就更加了一份小心,同时也留心可能的“内奸”,好多人都纳入了他的过滤范围。随着逐渐甄别,范围越来越小,再有四月中旬曲刚提供的信息,范围再次缩小,其中杨永亮嫌疑最大。现在果然得到证实,看来王永新有几次的作法也肯定受到了这小子影响。

    略一思考后,楚天齐问:“那么他把信息给了什么人?”

    “应该是张鹏飞。”曲刚回答,“杨永亮平时是与一个外号叫‘老炮’的人联系,但也和‘老炮’后台通过两次话,那人电话采用了变音处理。杨永亮交待,他除了提供信息外,也给‘老炮’办过事,但那几件事都和鹏程公司或幸福小区有关,他也知道你和张鹏飞有矛盾,所以认定‘老炮’后台就是张鹏飞。而且有一次见到张鹏飞时,张鹏飞提到了‘老炮’二字,还暗示杨永亮干的不错。所以在和那人通话时,他直接称呼对方‘张总’,也曾有求对方,对方回复的口气也符合张鹏飞的身份和性格。他还交待,之所以给对方办事,并不是看重金钱,他现在也没有得到金钱,主要是贪图对方背景,想通过对方拓展仕途。”

    楚天齐接话:“那个号码的身份信息也肯定不是张鹏飞,很可能是别人废弃的身份证,对吧?”

    “我们找到了那个身份证的主人,是那人两年前扔掉的旧身份证,弃用旧身份是因为当时名字改了一个字。警方的调查结果,与那人所言相吻合。”曲刚道,“虽然手机不能证明,而且现在也没找到那个‘老炮’,但通过其它证据,我觉得那个后台应该是张鹏飞。”

    楚天齐忽然问:“对了,杨永亮交待张鹏飞一事,还有谁知道?”

    “只有我和高峰。”曲刚道。

    楚天齐点点头:“那就好。这样,对于杨永亮勾结张鹏飞一事,如果仅是对我不利,并没有其它犯罪事宜,就不要深究了。即使还有调查的必要,也要千万保密,差不多的话,适可而止。”

    “明白,从表面上还是只调查他参与斗殴致残一事。反正办案人员都知道,杨永亮是因为参与群殴才被抓的。”曲刚回答,“至于他和张鹏飞勾结一事,我会随时向你汇报,绝不破坏你的计划。”

    “不,你理解错了。”楚天齐摆摆手,“关于杨永亮和张鹏飞勾结一事,并没有可利用之处,根本做不出什么计划。你想啊,仅凭这么一点儿能耐他何?而是一旦牵扯到他,上面施加的压力也就跟着来了,光是成康市的阻力就让你们查不成,甚至连杨永亮也会被弄出来。”

    曲刚深吸了口气:“有那么严重吗?”

    “当然有了,而且我说的还不够严重。好不好市里可能会收拾你一下子。”楚天齐语气很严肃。

    曲刚连连点头,若有所思。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楚天齐取过手机,看着屏幕上的来电显示。

    “那我先走了。”曲刚站起身来。

    “好。”楚天齐点点头,同时按下了接听键,“大局长,有什么指示?”

    曲刚快步走出屋子,屋门随即关上。

    手机里传来雷鹏的大嗓门:“以后说话少讽刺人,否则我也喊你官衔,成天埋汰你。行了,说正事。那个陷害你的送礼家伙抓住了,因为那小子犯了别的事,正好落在了警方手里,警方和我们进行某些信息确认时讲的。”

    在上月的时候,经过比看监控录像,查看以前的档案记录,警方已经锁定了送礼陷害者的身份信息。那人原来是王小利和胡三的手下,曾经在玉赤县青牛峪乡蔬菜市场被楚天齐收拾,后被县里集中行动打击,劳教过一年多。但玉赤县警方忙了二十多天也没找到那小子行踪,不曾想今日被警方抓获。于是楚天齐高兴的说:“是吗?太好了,那家伙交待了吗?到底是……”

    “我才带人赶往,正在下山路上,快没信号了,不说……”雷鹏声音戛然而止。

    握着手机,楚天齐心情舒畅。今天不但揪出了杨永亮,还有了那个栽赃者的下落,真是双喜临门呀!算上这一阶段的事情,可谓是一顺百顺。

    忽然,一个词出现在楚天齐脑海——物极必反。

    “笃笃”两声从门口传来。

    听到骤然响起的敲门声,楚天齐眉头微皱起来。ppp,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www。pp122。com
  1. 收藏此书
  2. 加入书签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加入书架书签 |推荐本书|打开书架|返回书目
  
鸿运国际官网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