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p
ppp > 都市言情 > 画满田园最新章节目录

正文 第两千四百二十九章 秦苗苗认错 文 / 养只猫挠你

    陈秀荷心里一慌,这孩子怎么又这么浮躁了,不过还好这句话说的也有点两面意思,容易圆的过来。(⊥WWw.pp122.com无弹窗小说网)

    她赶紧解围道:“苗苗的意思是替你为难,想着没断亲这你们还是脱不开牵连的,这孩子一着急说话也语无伦次的,怎么这么毛躁?”

    秦苗苗也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赶紧道:“表姐,我这性子你知道,我是真的替你生气,这一生气说话也说蒙了,我的意思就是像我娘说的,怕你还得跟着他们操心生气。”

    玄妙儿现在还是要表现出来对陈秀荷母女的信任:“我知道你们是为我着想,不过现在他们跟我已经没什么抗衡的能力的,你们就放心吧。”

    她一直以为秦苗苗应该很快背着陈秀荷怀上傅斌的孩子了才对,之后以傅斌的性格,说什么都不可能让秦苗苗这样的人给自己生长子的,所以不管是去子留母还是去母留子,这都是对秦苗苗最好的报复,自己清楚,秦苗苗对傅斌是真的动情。

    当然这也是对陈秀荷的打击,还是把他们这几个人完全捆绑在一起的最好方式,也会让他们之间有不可跨越的隔阂和矛盾。

    可是到现在秦苗苗还没动静,看来她这身子还不怎么好,估计她也不敢去镇上的医馆看这个病,她可是未出阁的姑娘。这么看自己还得帮帮她了,不过之前还得先去让花继业做点准备,今个是来不及了,今个就陪着他们插科打诨就行了。

    陈秀荷是不敢让秦苗苗开口了,她赶紧抢在秦苗苗前边道:“表姑就知道你对付他们绰绰有余,你表妹一天一惊一乍的,怎么也是不如你懂事,她那个心智跟你差远了,要是换成她不知道要受多少气,不知道要受多少骗了。”

    她开始说秦苗苗的不好,来拉近跟玄妙儿距离,也不让玄妙儿对刚才秦苗苗的话有什么别的想法。

    “表姑别这么说,表妹也是担心我,表妹的性子我最是了解,她就是毛躁点,不过是真的替我着急。”玄妙儿继续表现出来对他们的信任。

    陈秀荷听了玄妙儿的话心里安稳不少,她很庆幸的事玄妙儿别的事情都很小心,但是面对亲情时候,她的防御心就很低了,这也是自己最有利的武器。

    刚才的话题再说多反倒不好了,她扯开了话题:“你家最近都挺好的,这要开春了,是不是快要种地了,你们家也要忙了吧?”

    玄妙儿笑着回道:“嗯,我爹这个时候就开始准备了,不过现在家里的工人多,忙的开。对了,表哥最近咋样?”

    陈秀荷摇摇头:“还是那样,不过我也想开了不逼着他了,随他便吧。”

    “这就对了表姑,其实表哥是个心里有数的人。”玄妙儿也是随便的拉起了家常道。

    “就你会安慰人,人啊,都是命。”陈秀荷一声的感慨。

    “表姑可不是认命的人,我相信表姑心里有章程的。”玄妙儿这个话的含义就大了。

    不过陈秀荷自然不知道玄妙儿这些玄外音:“你是高看表姑了,今个我家里不少事呢,这不放心你过来看看,我也不多留了。”说着她站了起来。

    玄妙儿也站起来:“表姑也是的,你要是忙就别特意来,要是有大事我不是就去你家说了,这个事我都没放心里。”

    陈秀荷拍拍玄妙儿的胳膊:“你比表姑有章程。”

    “表姑咱们别互相垮了,其实人生不如意的事谁家都有,咱们多想点高兴的就是了。”玄妙儿送着陈秀荷边走边道。

    一直到了门口,陈秀荷跟秦苗苗才告别离开了。

    母女两走到了没人的地方,陈秀荷对着秦苗苗就是一嘴巴:“你是不是找死?你刚才那句话要是再偏一点,我圆不回来,引起了玄妙儿的猜忌,多危险你明白么?那是要咱们娘三个的命你知道不?”

    秦苗苗捂着脸,但是她确实是知道自己当时做得不对,其实她刚才也吓了够呛:“娘,我知道错了,好在娘聪明,想到了那个句话可以有两种理解,你帮我解释的玄妙儿也认同了。”

    “那是你跟我一起去的,要是今个你自己来的,你这样的话,你不是找死?”

    “娘,我错了,我以后一定会小心的。”

    “这就是吃一见长一智,你记住以后不能这样了。”说完她看了看秦苗苗的脸:“娘下手狠了,但是也是真的让你记住这个事。”

    秦苗苗确实是错了,没有跟陈秀荷争执:“娘打的对。”

    “好了不说了,赶紧回家给你煮个鸡蛋滚滚,别让你哥看出来了又要问。”

    “我哥心里根本没有咱们。”

    “有没有那也是你哥,咱们是拴在一起的。”

    母女两说着话回家了。

    晚上花继业来玄妙儿这的时候脸都要笑成一朵花了:“妙儿,我外祖父后天来,跟你们把成亲的日子定下。”

    玄妙儿听了也很是高兴:“我也觉得这个日子该定下来了,什么时候?”

    说起什么时候,花继业的脸上没那么高兴了:“我外祖父说选了一个最好的日子,所以时间有点远,初冬时候,九月二十二。”

    玄妙儿听完笑了,自己还以为多晚呢,他确实是太猴急了吧:“其实也不算晚的,初冬,我看挺好的。”

    这古代是按照阴历的日期,所以九月二十二,是正好刚入冬,真的不算晚了,自己家秋收最忙了,田地多,收割之后后续还很多要忙的呢,所以这个时候,估计也是国公爷全方面考虑过订的了。

    花继业的表情还是有点无奈:“我就是希望更早点。”

    “别任性,那我明天就回河湾村去。”玄妙儿这个时候总觉得花继业像个孩子。

    “嗯,反正定下了日子我也多些盼头。”花继业看着玄妙儿,有点像只小饿狼的眼神。

    玄妙儿被他看得心跳,赶紧换了话题:“我还有个事忘了跟你说,你帮一个忙。”

    花继业对玄妙儿的要求可从没有拒绝的:“你说。”

    玄妙儿在花继业耳边把要整秦苗苗的事情跟他说了一遍:“不难吧?”

    花继业听完连连点头:“简单,这样也好,到时候秦苗苗跟傅斌就是剪不断的乱麻,他们之间还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让他们互相折腾吧。”

    “我就这么想的,不过不着急,等进京之前就行,这样回来备不住她就……”

    “你这丫头,调皮。”

    “说的就像是你多正经?”

    两人说完相视笑了。

    第二天玄妙儿回了河湾村,跟爹娘说了国公爷要来的事,家里也做了点准备。

    ;

    ppp:wwW.pp122.com
  1. 收藏此书
  2. 加入书签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加入书架书签 |推荐本书|打开书架|返回书目
  
鸿运国际官网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