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p
ppp > 都市言情 > 画满田园最新章节目录

正文 第两千二百零八十八章 木天佑的信 文 / 养只猫挠你

    秦苗苗现在只是在意傅斌的身体,所以真的不敢打扰他了,帮他把被子盖上,然后静静在在他身边坐着。(¤www.pp122。COM)

    看着傅斌的容颜,秦苗苗心里就很满足,如果可以这样一辈子该多好?自己想起玄妙儿说的话,傅斌到现在没有婚约,他不好女色,那自己是不是真的就也算是入了他的心。

    还有自己到底能不能怀上他的孩子,自己的经期不准,所以自己也感觉不出来,又不敢去看大夫,不过她相信自己还是有机会的。

    而此时玄妙儿跟花继业说着今天的事情。

    花继业听了玄妙儿的话皱起了眉头:“说了,这些你别操心,我的人最近已经发现了傅斌不在京城了,多花些时日一定找得到他的。”

    玄妙儿笑着道:“我就是喜欢帮你多分担一些,再说我做这些不会有人发现的,你想秦苗苗那么怕傅斌注意我,我跟她说起傅斌的话,她是绝不会跟傅斌说的。”

    “我觉得傅斌已经回镇上了,不过他到底为什么这么神秘?为什么在京城这么久不回来,这些都挺奇怪的。”

    “所以我要利用秦苗苗,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什么都有我呢,你不要自己犯险。”

    “我知道了,你放心吧,不说这个了,说说过年你都准备了什么?”玄妙儿换了话题问。

    “我一个人有什么准备的?”花继业说的还挺可怜的。

    “你这人又在我这装委屈,年礼你都备好了么?我们家的,田田那的,还有京城的,朋友的。”玄妙儿看着花继业问。

    “准备好了,我是那心里没有数的人么?你的也备好了么?还用我帮你准备什么不?”花继业笑着看着玄妙儿。

    “我也没啥了,对了好久没下棋了,要不要来一局?”玄妙儿拿出了棋盘对着花继业晃了晃。

    花继业笑着道:“输了不许哭鼻子。”

    “还不知道谁会输呢。”

    两人下起了棋,这时间过得也快,一直到了午夜,花继业才离开。

    第二天一早天空下起了小雪,玄妙儿站在院子里看景色。

    每到这个时候千落都很不理解,她不懂为什么自己家小姐这么喜欢看风景,这样的景色不是很容易见到么?再说这天天看的就是自己的家的院子,可是小姐就是喜欢看,自己也跟着看,却没看出什么四五六来。

    这时候千墨从前边过来了:“小姐,木府的来信。”

    玄妙儿接过了信,回了屋就拆开了,年下了,看了信就回信的话,年前还是能到平西国的。

    木天佑的信件总是写的很长,写的很多都不是重要的事情,但是这些家常话,他只喜欢对玄妙儿说。

    现在木天佑是一国之君了,他的内心是孤独的,除了玄妙儿让他感觉真实,别的他都总觉得像是一场梦,有时候他醒来却觉得自己还在梦里。

    这次的信件开头还是问了玄妙儿过得好不好,还有婚事也提了一下,但是没有多说,也许是他知道自己跟玄妙儿真的是不可能,所以只是问了一句,之后是对玄妙儿家里人的问候和惦记。

    最好就就都是他的生活琐事,他没有说起过后宫的女人,一个都没有,只是说自己的所见所闻,还有宫里的一些趣事,然后每次有意思的事情,他总喜欢说,要你在这就好了。

    玄妙儿每次看木天佑的信件心里都有些复杂,因为自己虽然不曾喜欢他,但是真的把他当成了朋友兄长,自己最困难的时候,他也出手相救过,这些都是两人抹不去的回忆,也许这辈子不会见面了,但是这些回忆其实是美好的。

    看了信之后,玄妙儿就铺开了纸写回信,自己也不说什么重要的事情,只是说些生活上的小事,毕竟来人是两个国家的,有些话不能乱写,所以她写的更都是生活的事。

    写完了回信,就让千墨把信送出去了,年前木天佑应该能收到的。

    下午玄文江来了,进屋落了坐就问玄妙儿:“妙儿,你知道你祖父那边有啥事了不?”

    玄妙儿被二叔这一句莫名其妙的话问的有点蒙:“咋的了?二叔?”

    “今个村里一个孩子去我家,说是你祖父病了,想要让我去接他来镇上住几天,这都要过年了,我用不上几天就会河湾村了,你祖父这是闹啥?”玄文江不解的道。

    玄妙儿这才捋顺明白咋回事:“祖父还真是不简单,见天不出屋都把消息传递出来了,这适合当间谍啊。”

    “你这丫头,瞎叨咕啥呢?咋回事?”玄文江看着侄女莫名其妙的问。

    “二叔,不是大事,反正你别去接祖父就对了,回去看看就行,祖父前几天病了,就是生了点闲气,不严重,现在也该让祖父感受一下无助,至亲都不能依靠的痛苦了,要不然祖父这些年都不知道自己错了。”玄妙儿跟玄文江说话省事,因为二叔跟自己最对路子,这么一说二叔就明白了。

    果然玄文江笑了:“你这孩子就是有主意,不过做的也对,咱们之前为了让他们内讧,一直哄着你祖父,他都忘了自己做过什么错事了,现在该让他反省反省了,要不你祖父还以为以前他对咱们做的都是对的呢,有时候听着他说以前的事我也是生气,他真的是一点没觉得自己错了,只是自私的想着跟着谁能过得富贵。”

    “还是二叔懂我,不过都稍信了,你咋的也得回去看看。”选买偶尔听着玄文江的话,知道不用多说,二叔比自己心里清楚。

    “那是,不过妙儿,你爹娘不会接你祖父过去吧?都在村里,要是你祖父非要去?”玄文江总觉得大哥还是心太软了。

    “你还是想小看我爹了,这样的大是大非上,我爹立场明确,放心吧二叔,再说我祖父不敢明着说要去我家,他现在也要给自己留后路了,咱们分家了,他是跟着我那三个叔叔的。”玄妙儿笑着对玄文江道。

    “你说的有道理,那我这带点东西回去看看,趁着黑天前还能赶回来。”玄文江看看外边,怎么都要回去,那就早去早回,谁家年底不忙?

    玄妙儿见玄文江着急道:“二叔,你别回家了,就坐我的马车回去,在我这顺便带点点心什么的不空着手就行了。”

    ;

    ppp:wwW.pp122.com
  1. 收藏此书
  2. 加入书签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加入书架书签 |推荐本书|打开书架|返回书目
  
鸿运国际官网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