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p
ppp > 散文诗词 > 太阳神的荣耀最新章节目录

正文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妖族天性 大难临头 文 / 红海大提督

    “陛下,这不公平!”

    听到周易的这个标准,所有的妖王就没有一个不变了颜色的。

    诚然,世上妖魔千千万,不可能各个都是胡作为非,好杀成性的。总会有那么一两个诚心仰慕仙道,愿意数十年甚至数百年如一日的艰苦修行的。但是,这样的毕竟只是少数,毕竟苦心修行,餐风露宿的苦楚怎么可能和任意恣性,无法无天的放肆快活相比。

    很多妖怪在刚刚修炼成精的时候都是朝不保夕的,说是精怪,其实未必能比平常的野兽厉害到哪里去。遇到个厉害点的猛兽,或者是个技艺精湛的老猎人。不是被填了肚皮,就是被扒了皮抽了筋,拿去换了银子。

    那段时间是所有妖怪们最艰苦的岁月,很多妖怪都在那个时候养成了这样的一个习惯。那就是及时行乐。

    反正不知道明天到底还能不能有,那还不如在今天把所有想做的事情做了,不负此生来的痛快。这么看,这似乎是一个挺洒脱,挺潇洒的想法。但是,想一想他们的身份。就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身为妖怪,标准的无生产能力者。不管他们想做什么,都是必然是需要一定的物质基础的。要是自己一个人求仙问道,那么自然好说。吸风饮露,苦行修身能用多少资源,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但是如果是占山为王,想要喝最烈的酒,吃最好的肉,玩最漂亮的女人。那么消耗的就是一个天文数字了。

    妖怪们不事生产,他们所需要的一切资源都只能从那些有生产能力的种族身上得到。而在世界上,唯有人族才能有大规模生产的能力。所以自然的,他们也就是会把自己的魔爪伸到人类的身上。而在这样一个前提下,绝大多数打着这样主意的妖怪都是前科累累的。

    好一点的只是奴役一方,把一方黎明百姓当做是自己的奴隶来对待。而糟糕一点的,就是烧杀抢掠,如同强盗一样的,把所有的百姓当做是猎物,犯下了无穷杀孽。

    这无疑是犯了大忌的。但是很多这么做的妖怪还往往对自己的这个做法振振有词。什么人类猎杀了他们那么多同类,现在也不过只是还债而已。凭什么人类能那样对他们,他们却不能以牙还牙地来对付人类之类的。因果循环这一套自从被引进来之后,就成了绝大多数妖怪掩饰自己这个罪行的最好借口。但是实际上,这一套根本就不能被当成借口。

    人类和妖怪之前的关系,从来都是弱肉强食,大势所趋的关系。上古时代的人类因为是弱者的一方,所以他们必须要遵守那些天神的法令,忍受着神灵乃至于妖魔的凌辱。但是如今的局势已经是翻转了过来。人族才是势大的一方,他们妖怪才是势弱的那一个。在这样的前提下,身为妖怪不老老实实地窝着盘着,想着该怎么去适应这种大势。反而去这样的招惹是非。实在是和找死没有任何的区别。

    在周易看来,这样的情况早就应该是着手整顿了。也就是原来的天庭在玉帝的带领下养成了一潭死水的风气,只求稳固而不管其他,才能让这些妖魔们逍遥法外了这么多年。而现在天庭既然落在他的手上,他自然不可能再对这种情况放任下去。

    他决心以下,根本不容任何人去置喙。所以,哪怕这些个妖王们纷纷出声反对,他也依然是不为所动地冷笑着说道。

    “不公平,我可说过要给你们公平了?我这是在下达命令,不是在和你们商讨。你们觉得你们有那个资格来和我讨价还价吗?”

    连对等的地位都没有,讨价还价根本就只是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就算是这些个妖怪们会存有什么天真的想法,他也不打算迁就他们,给他们任何存在着妄想的空间。

    时间不多的他本就没有打算在这些家伙身上浪费太多的事情。摆明车马,让他们认识到自己的意图,并且以最快的速度选定好自己的站位,这就是他想要的事情。至于其他的,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而在这个时候终于认识到了天帝强硬态度的妖王们,也是难免的在心里生出了许多不一的心思来。

    说实话,如果天帝表现的不是那么的强硬,同时他和杨戬展现出来的力量也不是那么的具有压迫性的话,这些个妖王们未必会作他想。毕竟,妖族本就是一个需要抱团取暖的种族。在面对这样强权的时候如果还不能统一思想,那么早晚就是要被人生吞活剥,吃干喝净的。

    但是正因为他们所表现出来的强势,让人认识到了即便是他们抱成了团也不可能有任何的改变。这些所谓的妖王们当然是要为自己考虑起来。正所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连夫妻都尚且如此,更何况是这群披毛带甲的妖怪之属。所以很正常的,他们中就出现了分歧来。

    一些头硬心铁,前科累累的妖王自然是不肯松开。因为他们一松口了,就必然是要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

    人在做天在看,这毕竟只是一种做不得真的恐吓之言。就算是天上掌管雷霆,专门负责惩恶扬善,诛邪灭恶的雷部众神也不可能说是面面俱到,把一个人一生所犯的罪恶统统地收入眼中。真正能知道自己所犯下的罪孽说到底还是他们自己而已。一桩桩,一件件。只要是犯下了,就一定是刻骨铭心,不可能轻易地忘记掉。

    而也正是因为忘记不掉,所以他们才清楚,自己在天帝这样的命令之下,到底会沦落到一个什么样的下场。成神固然美妙,充满了诱惑。但是那也要有命去享受才行。若是达不到那个标准,在筛选的关头就被直接涮了下来,那么不论是神形俱灭,化作飞灰的威胁,还是被打入天牢,享受天牢里雷火劈身,飞剑贯体的苦楚,都不会是他们想要的那个结果。

    所以,与其冒着那么大的风险把自己推到这样的一个境地,那么还不如果断断绝了这种可能,回到自己的地盘上去当那个山大王来的痛快一点。

    蛟魔王无疑就是这么一个想法。作为妖中大圣,能和四海龙王对着掐的货色。他必然不可能是那种人畜无害的妖怪。事实上,像是他这样的妖怪,手上要是没有一两个能够吓住人的凶横往事,也不可能招揽到那么多同族投靠到他的麾下,让他成就出今天这样的一番事业。

    兴风作浪,让生灵涂炭。对于他来说也是等闲之事。更狠一点的,掀动四海,以洪涝之灾撼动世间,这种事情他也不是没有做过。真要论起来,这几千年来,他手下的亡魂何止千万。而有着这么多的罪孽傍身,别的不说,一个身死魂灭的下场是肯定逃不掉的。

    纵横了世间这么多年,他怎么可能甘心沦落到这么一个结局。所以,在当下之中,他满心盘算的都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该怎么才能让周易收回成命。或者最起码的,把自身给保全下来。

    纵观史上种种,未尝没有那种杀人盈野,作恶多端之辈得到个善终的。除了时运相济之外,其中很大一部分因素,还是这些人能够识大局,知大势。知道临机善变。就像是吴三桂这样的,明明是个叛徒,不管怎么说都要被人猜忌的货色。却还能当了那么多年的安稳王爷,靠的还不是及早的当了汉奸,以及手底下积攒的势力让他有能够和人谈判的本钱嘛。

    蛟魔王虽然不知道吴三桂的例子,但是道理是相通的。他知道,自己想要得到一个好下场,就一定要有着相对应的本钱。而这份本钱在哪里?他这几千年积蓄的势力就占了很重要的一部分。

    妖中大圣,手下妖子妖孙何止千万。真要是豁出去了,就算是天庭也是不好把他们给直接拿下的。当然,一般情况谁都不可能做出豁出去的这种选择。但是现在,可并非是什么一般的情况。

    这是生死关头,值得赌上一切。只是,赌上这一切却还未必够。想要更加保险一些,多多少少还是要拉上一些人掺和进来。

    蛟魔王的脑子里想的是非常的清楚,这个时候他为了自己,牺牲点别人的利益肯定是在所难免的了。死道友不死贫道,这也算是这么多年来修行界的通例了。而现在问题的关键就是,该怎么才能让更多的人加入到他的阵营中,成为他和天帝谈判的筹码。

    不需要真的和天帝作对,只需要让他认识到自己的能量,在决定处置自己的时候稍微的衡量一下,其实也就差不多了。到了那个时候,只要自己能够找一个私下里的机会,向天帝投个诚,以出卖别人利益的方式来成全一下自己,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大问题。毕竟,天下作恶的人多了,少处置一个自己,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大的问题。

    在这方面,蛟魔王的算盘打得可谓是精明。而相比之下,很多人都是未必能有他这么精明的算计。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算计了,已经是成为了某些人眼中的筹码。

    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灞波儿奔。这个有着妖王名头,但是却并没有妖王恶举的家伙。ppp;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网址 www.Pp122.COM
  1. 收藏此书
  2. 加入书签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加入书架书签 |推荐本书|打开书架|返回书目
  
鸿运国际官网欢迎您